啃书小说网>历史军事小说>守宋>守宋全文阅读>正文 第三十八章:入访宗府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正文 第三十八章:入访宗府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守宋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这时候的宗泽已年近六旬,垂垂老矣,即将致仕,然而如同八十岁临溪垂钓的姜太公一般,宗泽人生高潮的花朵却是在生命最后十年抗金浪潮中不屈绽放的。

    对于这位至死时还在念着保家卫国,高喊过江的老将军,刘正彦打心眼里亦是十分敬佩,在这个中华男儿的狂热血性渐渐趋冷的时代,唯有这般人物方能与英雄二字相配。

    自答应了老爹要去拜访宗泽老将军后,刘正彦一直都在准备着登门的礼物,毕竟是自己第一次前往拜访,该有的礼数自是不能少的,虽然刘正彦是个过日子极其节俭的人,但在送礼这一方面,刘正彦自认为还是很大方的,比苗傅也差不了多少嘛。

    手提着一坛高度酒走出府门后,刘正彦亦是觉得不够,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刘正彦十分豪爽地一拍胸脯子,便决定再多带一坛前去拜访。

    于是在一个晴朗的早晨,刘正彦抱着两坛美酒出门了。由于明日便是老爹刘法的五十大寿,府内诸事繁忙,在获得刘正彦准允后,刘虎亦是被杨管家临时编入了张灯结彩,发放请柬的家丁队伍中,因此刘正彦此行,并未带着刘虎前去。

    穿过几条熙熙攘攘的街道,刘正彦只身一人心情忐忑地站在了一个古朴的府门前,本是怀着瞻仰伟人的激动心情而来,但当走到宗府门前,即将见到宗泽之时,刘正彦心中却是打起了退堂鼓,不知宗泽是否如史书上记载的那般清廉刚正,若是见面之后因自己带的礼物太贵重而恼怒不肯收下怎么办?

    刘正彦在门前来来回回徘徊了两三趟备好计策后,这才鼓起勇气上前去将自己的拜访信交给了看门的小厮,倘若宗泽为避受贿之名而拒收自己的佳酿,刘正彦到时便将酒直接卖给他,以宗泽老大人为人厚道的品性,价格便宜了亦必是不答应的,那便开两倍价钱好了,不能再多了,嗯。

    打定了主意,刘正彦便凌然挺直腰板站在府门前,等着看门小厮带来回话。

    未消片刻,刘正彦只听得院落内传来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并伴随着声如洪钟的哇哇大笑。

    嚯,想不到宗老大人府上下人的生活幸福指数还挺高,笑得这么放肆,刘正彦觉得这种光天化日下不要脸放声大笑的场面,正是刘府平日里最为缺少的生活气息,怪不得自己平时总是甚觉无聊,只能以睡懒觉度日,看来回头确实有必要提升一下刘府下人的幸福感了。

    “哇哈哈哈,正彦小娃子,老夫可算是把你盼来了,快些过来让老夫瞧瞧,刘老儿为我大宋生了怎样一个有骨气的好后生。”正当刘正彦站在府门口反思琢磨的时候,宗泽大声笑着从院落内亲自迎了出来。

    。。。史官是不是收了宗泽的好处了,这和自己读书时心目中崇拜的那个文质彬彬,谦逊有礼的儒将形象明显不同嘛。

    仔细观察了一番逐渐走向自己的宗泽相貌,刘正彦只觉得这位老大人活生生是程咬金再世,尽管程咬金长什么样自己从未见过,但从隋唐演义对程咬金的长相描述来看,二人皆是满嘴大络腮胡,肤色古铜的模样,豪爽的性格怕也是一般,从宗泽宽大的身形来看,若是再年轻三十岁,必是一位彪壮的汉子。。总而言之一句话,以往宗泽在自己心目中十分儒雅的形象仿如云烟,随风散去了。

    来到府门前,宗泽只见一位长相俊朗,生得星眉剑目的后生正怀抱着两坛美酒,眼神之中闪烁着泪光看着自己。二人目光交汇良久,宗泽愈看愈是喜欢得要紧,虽是并未言语,但宗泽的直觉却是告诉他,这刘家后生与自己二人对脾气!

    “彦娃子,你来就来吧怎么还带着酒过来,亦怪你事先未通知老夫,这长辈给晚辈的见面礼老夫还尚未准备,你叫老夫如何有脸收下你的礼品呢。”说着,宗泽直接将刘正彦怀中的一坛美酒抢了过去,取下坛塞,一股醇厚酒香顿时四溢飘散,直勾得人酒瘾犯馋,宗泽深深嗅了一下这酒香后,咋了咋舌头,迫不及待地端起酒坛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夭寿啦,说好的不好意思呢,刘正彦面色惨淡地眼睁睁看着宗泽将自己怀中的一坛美酒夺了过去,并咕咚咕咚痛饮着,丝毫没有要给钱的意思。。刘正彦忽然觉得心里有点痛。

    “嘶啊~”宗泽只觉得胸中燃起了熊熊烈火,烧得心中好生舒坦,回味着残留在唇齿间的浓郁酒香,宗泽不觉发出了啧啧称赞,“真是好酒啊,上次老夫与你父亲,还有你苗伯伯几人商议举荐之事时,饮的正是此酒,你说你这小娃子,好不容易来看一次老夫,怎么才带了两坛子酒?下次再来记得补上。哇哈哈哈。”说着,宗泽捋着胡子再次爽朗地笑了起来。加上此时脸色异常红润,头上青丝亦是许多,若是单纯从外表来判断,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位即将年近六旬的老人。

    通过自己面前张开的嘴巴,刘正彦清楚看到了宗泽喉咙中粉红色的扁桃体,至于其他身体部位的情况刘正彦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宗泽的嗓子十分健康,,甚至比自己的还要健康,最近睡觉睡得有点上火。

    看着刘正彦依旧站在冷风中发愣,宗泽怕是刘家小后生拿着酒坛子累坏了,快速伸手又将另一坛子美酒从刘正彦怀中夺了过去,“彦娃子,快些随老夫进屋,莫让外人说老夫怠慢了后生。”

    。。自见面之后,这位历史名人似是并未过多注意到自己的存在,一直在抱坛子快活饮酒,,基于自己眼前宗泽的言行举止与史书记载上有较大出入,刘正彦甚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门口,这里是宗泽府上吗?

    见刘正彦站在原地倒退了两步,抬头满脸思索神情地看着门上挂着的牌匾,时而点头时而摇头,宗泽觉得甚是磨叽,飞夺两步走到刘正彦身后,一脚将刘正彦踹进了府里。。

    “来人呐,关上府门,今日老夫要闭门谢客,哇哈哈哈。”

    不知怎地,听到身后响起的爽朗笑声,刘正彦此刻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如同一名弱女子进了座山雕的贼窝。。

    “爷爷,小子娘亲自幼便教导小子要常回家看看,小子这就先回去了。”转过身躬身行礼说罢,刘正彦撒腿便往门口跑去。

    不料,宗泽虽是怀里抱着两坛美酒,双手闲不出来,但稍一伸腿却是十分轻易地将逃得慌里慌张的刘正彦绊倒在地,活生生来了个狗吃屎。

    “哇哈哈,彦娃子,以后记得叫老夫宗叔叔,听李钢说,你可是将他叫叔叔叫得十分亲切,怎么到老夫这就成了爷爷了?老夫可还年轻着呢,嘿嘿。”看样子,宗泽显然是不服老,为了彰显自己的年轻体魄与王霸之气,宗泽将怀中的两坛佳酿交予下人后,如同打了胜仗俘获敌酋一般,双手一使劲便将刘正彦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一路大笑着将刘正彦提到了客厅里。

    我靠。本公子不要面子的嘛。。刘正彦虽是有实力反抗,但毕竟宗泽是老人家,面子还是要给的,,毕竟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若是自己反抗之后,老人家气的浑身哆嗦,半身不遂然后不久不省人事怎么办,难道还要让史书记载堂堂大宋忠良之臣因欲手提刘家小子未遂而活活气死?到那时候自己恐怕真的是丢人万年了。。

    不过,为了不让正在清理院落的下人看清自己的样子,刘正彦直接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只露出一个屁股以供人瞻仰。

    来到厅堂之后,如栽萝卜一般,宗泽直接将刘正彦放到了椅子上。

    “今日既已来了便与老夫喝痛快了再走,亦好让老夫瞧瞧刘家后生的胆色。”在宗泽这些惯于征战沙场的老将看来,判断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男人胆识如何,通过酒量大小便能一眼瞧出来,酒喝得越多在战场上胆识就越大,反之,便是不堪一击的怂包,在军中多是要被人瞧不起的。刘正彦既是包括自己在内的诸位老将军共同为陛下举荐的将门后生,那就更要有酒量和胆量了,不然日后如何在军中服众,领兵作战。

    罢了罢了,唉,看来今天自己是入了虎穴了,刘正彦现在十分确定宗泽必是请史官喝过酒,趁着史官醉酒的时候把自己写得十分厚道老实。。嗯,绝对是这样。

    架不住宗泽的逼迫,刘正彦最后只得答应与其痛饮,正当刘正彦以为宗泽要把另外一坛高度酒也打开饮用时,一名小厮听了宗泽的吩咐直接将已经取下瓶塞的佳酿重新上封,并顺带将另外一坛带走放入了酒窖里珍藏了起来。

    瞧着宗泽眼神直勾勾盯着酒坛的样子,刘正彦根本不相信这两坛酒会留到明天。。坏老头子,馋滴很。

    “那个。。彦娃子,你这酒啊后劲太大,还是不如喝老夫家里珍藏的葡萄酿,这可是好酒,还是前些阵子陛下赏给众臣的呢,今日你可是有口福了。”为了掩饰刚才的神态,宗泽表情十分严肃地对刘正彦夸口说道。

    “既如此,便依宗叔叔便是。”,刘正彦脑海中不停浮现着尊老爱幼四个字,虽然对方有点为老不尊,但作为当代睡得了软床,躺得惯硬地的优秀青年,怎能与老年人一般见识,尊老还是可以时刻做到滴。

    如此一想,刘正彦看着宗泽也便心中舒坦了许多,待宗府下人将十数坛上好葡萄酿端上来之后,二人各自斟满了桌上的酒杯,你来我往,自是喝得欢快。不消半个时辰,便已喝光了大半葡萄酿。

    “哇哈哈哈,痛快!老夫果然是没有看走眼,你这个娃子喝酒不孬!词也作的好,叫什么破阵子,其中有一句老夫最为喜欢,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娃娃生!真是好词,你这娃子与你爹就是不一样,将来一定比他有出息。”宗泽有些忘却了那日刘正彦在延福宫文宴上作的诗词,只是凭着大概记忆说了自己记得十分清楚的一句佳词。

    。。什么娃娃生,刘正彦现在开始怀疑宗泽年轻时家里到底有没有‘耕读传家’的传统,文学水平也不必苗傅那个瓜怂强哪里去啊。。

    “宗叔叔过奖了,那晚小子亦皆是意气用事,一时运气好罢了。”

    见刘正彦虽是年纪轻轻便才华横溢,可出言却如此谦逊,丝毫没有其他世家子侄因一点功绩便沾沾自喜的样子,宗泽对刘正彦心中更是欣赏得紧,举起酒杯又与刘正彦连喝了四坛葡萄酿。

    饮酒期间,刘正彦数次以去茅房为借口,欲逃出生天,奈何宗泽的小便也是来的勤,每次都是嚷着与自己一起去茅房,见无机可趁,刘正彦只得折回来与宗泽再饮,至于自己在沂王府里用的那一套,刘正彦亦不是没想过,但宗泽很明显比沂王要精明得多,并且脸皮也着实厚实,只怕到时候他会陪着自己一起耍。。毕竟常言道说的好,永远不要低估老年人孩童般的心灵。可为什么这种心灵自己在老爹身上就没找到呢。。

    许是喝酒之后关系亲近了许多,宗泽渐渐把刘正彦当作了自家晚辈看待,想起刘正彦不日便要入禁军任职一事,宗泽便惹不住出言叮嘱了几句:“身为将门之子,我大宋军制想必你亦是了解几分。其他的老夫便不与你细说,只说说这禁军一事,平日里若无战事,皆是殿前都指挥使司负责皇宫守卫,而侍卫亲军马步军司则各自分布驻扎在地方州县,但若京师有事,便会入京勤王,并编入殿前都指挥使司指挥,而此次你与苗履将军之子苗傅入的这部禁军,便是前些时日奉皇上旨意入调,加强京师守备的侍卫亲军马军,所以日后你便要听命于殿前都指挥使司,而非侍卫亲军马军司,这一点你可要记住了。”

    虽是这般说着,不过宗泽心里却是稍有些不安,这些娃娃们还是过于稚嫩,宫中的事不去招惹,倒也好说,不过军中的事却是有些复杂,未等刘正彦客气答谢,宗泽便又继续说道,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宗泽此时双眼却是精芒毕露,语气也是更加委婉,“因得陛下信赖,现今殿前都指挥使司为当朝宰相蔡京掌管,延福宫文宴上你这娃子虽是出尽了风头,却也得罪了一些大臣,日后在军中可要谨言慎行,万莫为人留下把柄。”话已至此,只看刘正彦如何领悟了。

    想不到自己入禁军竟还有些讲究,刘正彦对这些孰是不知,幸亏今日宗泽为自己指点了一番,要不然初入军中还不知会生出哪些事故,看来自己是得小心着点了。

    “多谢宗叔提醒,小子必铭记在心。”刘正彦起身朝着宗泽躬身行了一礼,这个时代自己还不是很了解啊,日后有些事还是要多向老爹与宗泽老大人问询才是啊。

    “哇哈哈哈,暂不提这些,来,彦娃子再与老夫痛饮三百杯。”

    。。。您老膀胱也太好了吧,刘正彦心中刚刚积攒的对宗泽的崇拜之情,瞬间又降低了许多。

    “宗叔,小子家中锅上还煲着汤,今日便不与宗叔再饮了,明日家父寿辰,若是宗叔前往,那时小子必与宗叔至醉方休。”

    趁着宗泽抬头饮酒的间隙,刘正彦未等宗泽回复,便撒丫子从客厅里跑了出来,颤颤巍巍地翻过墙头,这才算是彻底逃出了宗府。

    蹲在墙头上时,感受着耳边呼啸的风声,刘正彦不禁要感慨一句,为什么自己每次离开别人家都是这么狼狈。。。叫自己这般英俊斯文的少年,情何以堪?

    真是木的天理啊......
啃书小说网(啃书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www.kenshu.CC 。CC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守宋》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守宋的人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