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 惊天之谜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史上最强之无双战帝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秦朗也是在月幽怜拿到珠子之后,才惊醒过来的。

    本来,他还想要装死,想着月幽怜不认识,然后糊弄过去的。

    待到这妞眼睛锃亮的敲了敲珠子,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说着,“原来,你还有这种好东西啊,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啧……!”

    这时候,秦朗就知道事情大条了。

    他最怕的,当然是月幽怜会抢他的混沌珠啊。

    这个女人,他到现在都还摸透呢,感觉同样的喜怒无常一样,而且下手同样的果决,黑的很。

    藏是藏不住了,无奈中,先把传鹰,向雨田,浪翻云等十个大佬召唤出来,刷刷刷的先出了混沌珠,把混沌珠从月幽怜手上拿到了手中之后,才跑了出来。

    月幽怜依旧盯住他的混沌珠,但却没有阻止向雨田伸手从她手中拿珠子。

    然后,等到秦朗出来后,才一撇嘴,“我如果要抢的话,你这十个也还是不够啊!”

    “你堂堂一公主殿下,能抢这玩意,”秦朗故作淡定。

    月幽怜却轻晒道:“这玩意可不差,或者说,别说我们这种凡人了,就算是给神界的神灵知道了,他们也能够为了它,杀个天翻地覆!”

    “行行行,”秦朗看她真的知道,也就不再狡辩了。

    直接把混沌珠收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这么早干嘛?”

    月幽怜很有深意的看了他怀里一眼,在他心惊肉跳的时候,才说道:“去皇宫啊,找我的心形玉坠啊!”

    “你是疯了么,”秦朗顿时无语了,“现在才几点,你着急的话,也得好好的用脑子想想吧,你这么早过去,跟你昨天半夜跑过去有什么区别!”

    “你!”月幽怜听不得秦朗说她蠢。

    秦朗这次却没客气,“好好睡觉,最少八点,我们再过去,你都忍了一晚了,就不能多忍这两个小时,”然后,直接爬上了他这房间里的床,开始睡觉。

    月幽怜很不爽的呲呲牙。

    随后,才走到床边,低头看着他,看起来无比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行,从现在起,我都听你的,两天之内,如果你没能找到我的心形玉坠,我就杀了你,然后抢走你的珠子!”

    擦,这个女人也太狠了,太黑了。

    秦朗要是打得过她,现在就恨不得爬起来揍她一顿。

    太不讲理了,太无耻了啊。

    秦朗感觉都没办法睡觉了,不过,还是强装镇定,反正说其他的也没用不是,“行,就这么说定了,”然后,直接闭上了眼。

    闭上眼,其实还能够看到月幽怜在盯着他,好一会儿都是,但是,等他睁开眼,想要问问她到底想要干嘛的时候,床前却已经不见了人。

    那实力,太恐怖了,明显也是故意展示给他看的。

    这时候,秦朗稍稍有点后悔,昨天没有先拿了那三清葫芦再说。

    睡是睡不着了。

    秦朗坐了起来,开始思量这心形玉坠丢失背后的玄机。

    风无痕是幕后的那个人,但是不是他亲自动手偷的,不知道,看起来也不太可能,毕竟,那天他并没有出现过。

    那么,嫌疑对象就变成了他身边的那个大太监了。但是,那个家伙修为很菜,他有什么办法,从月幽怜的身上偷到拿东西呢?

    七公主和皇后娘娘会不会也参与了呢。

    再怎么说,她们和风无痕是夫妻,父女关系。

    还有,风无痕是用什么手法偷到的,为什么要偷,他已经知道了那心形玉坠的妙用么?

    除此之外,李妍居然一点问题都没有,秦朗感觉很蹊跷。

    他之所以这样想,主要是因为这心形玉坠丢失,就在他欺负了李妍的第二天。..cop>    虽然她已经让人传了七公主和他的事情,但总觉得,力度不够。

    想得有些复杂,却又不得不想复杂一点。

    因为这事情透着太多的奇怪了。

    就这样,想着想着,八点就到了。

    这时候,月幽怜准时到来,两个人就直接去了皇宫。

    不过,刚刚进皇城,风无痕的旨意就到了,宣他去见。

    这是长风帝国,是皇城,自然是风无痕说了算,所以,月幽怜只能一个人先去皇后那边,而秦朗,则跟着一个小太监,慢慢的往风无痕那边走。

    一路上,他也不免在想,风无痕现在找他干嘛。

    应该不是法阵的事情,因为法阵的事情,之前已经说好了,要过几天的。

    那么,应该就是案子。

    但是,风无痕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他发现秘密的事情,或许不知道,但肯定会怀疑……。

    思绪间,到地方了。

    进了这熟悉的大殿,甚至这里面的法阵,都变成了他可以随时操控的——这个,风无痕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在布置法阵的时候,就留了后门,一旦发生危险,他可以利用法阵暂时的抵挡风无痕一阵子。

    这个,才是他那么乐意帮忙的最大原因。

    风无痕这次高高的坐在前面的龙椅上,等他进去后,到了眼前,都没站起来的意思,还很是打量了他一下,威严十足,甚至故意摆出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大概是要吓唬他。

    然后,突然的来了一句,“月公主那个案子,你有头绪了么?”

    这阵仗,如果碰到修为差或者胆子小的,直接就撂了。

    秦朗也装作吓了一跳,然后,故意说道:“有,有一点眉目了,”

    随后,更是故意的瞟了风无痕一眼。

    “说,”风无痕很简短的霸气开声。

    秦朗这时候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嗯,其实,小子知道的也不多,基本上是听昨天金言说的,他说了,东西是在皇后那边丢的,然后说有什么血光之灾,我看他言辞闪烁,又说什么……!”

    说到这里,突然又停顿了一下。

    “什么?”风无痕一皱眉,有些怒了。

    秦朗就是要他这样,然后,才迟疑的开了口,“他说,偷东西的人,与皇室有关!”

    “混账!”风无痕一拍龙椅,好家伙,那龙椅真是扛拍啊,感觉一般人都给直接拍扁了。

    秦朗却故作慌张,说道:“我也是听金言说的,他说的宫里的主子,宫里的主子可不就是陛下,皇后,妃子,皇子和公主他们么,我看他也是恶意栽赃,因为这家伙说的时候,眼睛闪烁,很是不像在说实话,”

    秦朗不相信,风无痕没有派人盯着他那边,加上风无痕也一直看中金言的占卜实力,那么,金言去了,他怎么会不担心。

    那么,金言出来后,他肯定派人去问了的。

    所以,这些,他就没必要隐瞒。

    也如此,才会听起来像是真的。

    还顺势说道:“陛下,依我看,不如您派人把那家伙抓起来,仔细拷问,或许,就能够得到真的消息了!”

    风无痕肯定不会肯的,就算是答应了,他肯定也会敷衍了事。

    但是,只要风无痕不怀疑他,那就足够了。

    果然,风无痕一皱眉之后,却点点头,“嗯,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现在就派人去抓那家伙!”然后,果然是安排他身边的大太监去办这事去了,却没有直接叫秦朗,冯源他们。

    至于之后,金言是被他杀了灭口,还是藏起来,还是假模假式的拷打一翻,弄个假口供出来,秦朗并不关心。

    接着,风无痕又了解了一番其他的细节。

    秦朗也是事无巨细,都跟他仔细的说了一遍。

    比如说案发时间应该是在月幽怜起床后,七点多到九点打扫之前,还有嫌疑人应该是知道皇后那边打扫的习惯,还有那些宫女和太监有嫌疑,要慢慢的调查之类的。

    风无痕贼喊捉贼,自然是表现的很满意,反正貌似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因为他根本就没去过皇后那边。

    于是,有好一会儿,风无痕又赞了他几句,就让他走了。

    “奇怪,”

    出来后,秦朗也有些好奇,风无痕好像并没有丢失那心形玉坠的负面情绪。

    按理说,他那么处心积虑的才把月幽怜的心形玉坠给弄到手,但是,现在那宝贝却不在他手里,他应该着急才对啊。

    还是说,东西现在就在七公主或者皇后那里,她们两个中的其中一个,或者说两个都是共谋,所以,他才不着急。

    思绪间,已经到了皇后那边了。

    月幽怜正在等他,她旁边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看他非常不爽的七公主。

    看到他,就直接开喷,“你怎么还有脸来这里!“

    “我也不想来啊,”秦朗一幅我看不起你的表情,“可陛下让我来,我也不得不来,要不,你去跟陛下说,让我滚蛋!”

    “你!”七公主给气到了。

    但是,偏偏还没办法把秦朗怎么样。

    她不可能真的去让风无痕撤销命令,何况,身旁的月幽怜也不会同意的。

    总归是不能现在开片,月幽怜更想着的是早点找到她的心形玉坠,于是,眼珠子一转,就跟风如烟说道:“如烟,你看他不顺眼,他又不得不来,要不,你先去我住的那边玩好了,等他这边忙完了,我就通知你……!”

    这女人好狡猾啊。

    秦朗赞叹了一句,这样,不但解决了他们两个互怼的情况,最重要的,还同时的把风如烟调虎离山了。

    真心不能小看她。

    不过,风如烟明显不想走,哼声中瞪了秦朗一眼,鄙夷道:“我要盯着这个家伙,免得她在这里乱来!”

    “那轻便,”秦朗自然是爱谁谁,风如烟在这里,他也可以大摇大摆的各种找,借口也多。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这时候,李妍来了。

    这一次,可不像是上次堵他一样,只有一个人,这一次,她也带着一大票的人,笑盈盈的走了进来,跟皇后,月幽怜她们问好。

    七公主不鸟她,跟不过最少没有像对待秦朗一样怼他,只是看都不看她。

    李妍也像是不认识秦朗一样,自始至终的,只是问了一下秦朗是谁之后,就接着和皇后她们说话,然后就去了后花园。

    后花园?

    秦朗皱着眉头,看着一大帮女人进了后面,他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这时候,七公主拦住了他,“你跟上来干嘛,你不用查案子么!”

    “我现在就是在查啊,”秦朗觉得这妞真是脑子缺根筋,要不就是故意装傻。

    但是,最终,七公主还是没让他跟着。

    秦朗这时候也没办法,只能把冯源招了过来,让他带着人,去后花园看看,然后,他就带着谢文他们,开始在这皇后的宫殿里,其他地方搜了起来。

    因为昨天已经搜过了,今天又搜,别说七公主了,皇后这边的一些太监宫女,也是很不耐烦。

    伺候皇后很多年的一个老嬷嬷,就很是不耐烦的看着秦朗,说着阴阳怪气的话,“昨天都没搜到,今天难道就有了,是在瞎折腾,找不到东西,难道陛下还能说你们有苦劳不成,”

    然后,一帮宫女太监,紧紧的盯着他们,他们倒是知道秦朗貌似杀性很大,不敢惹他,但对于谢文那些家伙,他们就没什么顾忌了。

    “哎哎哎,那东西不能动,动的话就复原不了了,到时候皇后怪罪下来,你负责啊,”

    “你你你,这是皇后平日戴在手上的镯子,你这脏手怎么可以去拿呢!”

    “那是七公主的私人小房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进去,那成何体统!”

    半晌,秦朗给她们弄的烦。

    很是干脆的一把抓住那老嬷嬷的脖子,在众人的惊恐中,把她按在了墙上,冷声道:“等一下,我在听到你们啰啰嗦嗦的,我直接就捏碎你们的脖子,有一个算一个!”

    “你,你,你好大的胆子!”老嬷嬷色厉内荏的叫嚣着。

    “你不就是个条伺候人的狗么,我好歹都比你高级一点,你嘚瑟个屁啊,”秦朗很是轻蔑的拍了拍她的脸,最后警告道:“你可以再试试,看我敢不敢捏碎你的脖子!”

    说完了,顺手把她丢在了地上。

    一时间,鸦雀无声,都吓傻了。

    连那老嬷嬷都不敢真的乱叫,她实在是没把握,秦朗不会弄死她。

    这自然也是因为秦朗现在貌似很得风无痕赏识,宠幸的缘故。

    她都不敢出声,其他人就更加不敢多说了。

    谢文他们倒是觉得扬眉吐气的,当然,也不敢表现出来。

    因为,秦朗可以不鸟那个老嬷嬷,但他们不敢啊,要是等一下,那老嬷嬷跟皇后告状,说他们如何如何的,他们可吃罪不起。

    所以,只能是暗地里佩服秦朗了。

    “搜,麻利点,任何地方都不许放过!”秦朗一挥手。

    “是,大人!”谢文他们感觉声音都洪亮了三分,然后,动作也麻利起来。

    只有那老嬷嬷和一帮太监,宫女,很是怨恨的盯着秦朗。

    秦朗不屑的扫了他们一眼,直接无视了。

    然后,他也开始各种搜索。

    谢文他们,找其他的地方还算好,但皇后的寝殿,七公主的寝殿,特别是睡觉的所在,防止衣物的所在,他们终归是有顾忌的。

    秦朗就没那么多顾忌了,主要也是没办法,不搜的话,万一就在那些地方呢。

    这时候,那老嬷嬷也不敢阻拦他,说他了,只是默默的跟在一旁,然后用杀人一样的眼神盯着他。

    从皇后的寝殿卧室,到放置衣物等贴身东西的所在,整个找了一遍,没有,随后,又去七姑娘那边也搜了一遍,事无巨细,各种死角,都找到了。

    依旧什么都没有。

    正准备去问问谢文他们有没有什么发现,突然间,衣袖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尼玛,什么东西,秦朗给吓坏了,还以为是什么蛊虫之类的,刚运着真元,准备狠狠的甩袖子,然后暴起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袖子里的那个东西,好眼熟啊。

    那赫然就是个心形玉坠,不过,不是血红色的了,是天青色。

    然后,让秦朗惊恐的是,它又心形玉坠变成了一个跟月幽怜一样,一模一样的小人儿,比拇指大不了多说,然后,还冲他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不过,做完这个之后,它就直接晕倒了,然后,再度露出了心形玉坠的原形。

    “我擦,好牛逼啊!”秦朗心里惊叹不已。

    原来听月幽怜说,它会变大,还觉得很神奇,没想到,它还能够变成月幽怜的样子,而且,明显是有灵性,之前应该是在东西被偷之后,就迅速的藏起来了。

    那个时候,月幽怜应该是走了,或者是它跑不了多远,它就没办法回到月幽怜身边。

    然后,昨天,月幽怜和秦朗可能没有搜到它躲的地方,而今天,它不知道怎么就辨别出,秦朗和月幽怜是一伙的,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就钻进了秦朗的袖子里。

    话说,要不是它有着一手,只怕被偷之后,想要逃走躲起来也不容易。

    不管如何,现在总算是找到了那宝贝了。

    秦朗心里兴奋的不行,表面上却是越来越凝重。

    故意皱眉瞪了那老嬷嬷一眼,冷哼一声,然后,走到门口,就冲不远处的王柯,带着明显不耐烦的情绪,“找到点东西没有?”

    什么叫做找到点东西没有,这又不是找什么证据,东西就只有一样,找到其他的东西又有啥用啊。

    不过,王柯是个温和的性子,大概也知道秦朗现在什么都没找到,有些着急了,便走过来,无奈道:“兄弟们还在找,不过,大人,我们只怕需要扩大搜寻的范围才行,毕竟,东西虽然是从这里丢的,但是,偷东西的人,只怕已经跑远了……!”

    他说的很含蓄,其实就是在给秦朗找拖延的借口。

    这里没有,那就搜整个皇宫,甚至是整个风城,这样的话,时间就有了,就没必要那么急了。

    秦朗一乐,看着这家伙是真心为他想办法,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行,再仔细找找,不行的话,我去跟陛下说!”

    “是,大人,”王柯看到建议被接受,也很高兴。

    只有王嬷嬷在旁边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很简单,她这种老于世故的人,怎么可能不明白,王柯刚刚的打算。

    只不过,她不敢明着说出来而已。

    但是,今天事情过后,她肯定是要向皇后禀告的。

    秦朗却已经不在意了。

    他要是没找到东西,可能还会随口怼这老家伙两句,但现在,心情大好啊。

    倒是依旧装作很不爽的。

    还直接跳到了这边的房子上,假装四处的观望起来。

    这种行为,是犯忌讳的。

    除了月幽怜,谁敢在皇宫房子的上头啊,踩在这房子上,就等于是踩在主人家的头上了啊,这就是踩在了皇家的脸面上了啊。

    因此,老嬷嬷的脸都黑了,只是没敢说话而已。

    心里狠狠的发誓,一定要把这小子告到万劫不复不可。

    秦朗呢,也是一时兴起,装模作样而已。

    原本,只是随便看看,就准备下来的。

    但是,刚要下来的时候,却是突然愣了一下。

    因为,就是那时候,他下意识的用风水之术,看了一下这皇宫的风水如何,然后,其他的还没来得及看,却发现,眼前这皇后的宫殿,却是有些古怪和诡异了。

    原本,这皇后的宫殿,是一个凤凰栖梧的格局,乃是风水格局里,上上之选,看来,风家原来请的风水师,或者说皇后这边选地方的时候,请的风水师,绝对是一流的。

    但是,此时,这凤凰栖梧的格局,却给人破坏了。

    中心偏后,也就是后花园的地方,那里,从凤凰窝,变成了地狱海的格局,那么,凤凰栖梧的格局,就变成了凤凰坠落的格局。

    秦朗不知道这是谁干的。

    但是,却可以想象得到,为什么,这些年来,皇后娘娘突然就被冷落了,然后,李妍顺势就上位了,现在,据说李妍还是实际上的后宫之主。

    那么,也就可以猜得到,李妍应该就是这个变局的始作俑者,最少,也是参与者之一。

    当然,风无痕可能也摆脱不了那个嫌疑。

    只是,他要不要管呢,貌似以七公主那个德行,不管她们的死活也是说得过去的,反正跟他没关系啊,反正是一帮女人们的勾心斗角啊。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鸿福齐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啃书小说网(啃书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www.kenshu.CC 。CC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史上最强之无双战帝》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史上最强之无双战帝的人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