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一百七十六章 月幽怜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史上最强之无双战帝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男人,一旦是动了某种邪念,通常是很难控制得住的。..cop>    尤其是在李妍这个女人如此勾人,而且,她已经主动的往他怀里挤了,甚俨然一副任君采撷的态度。

    秦朗也不怕风无痕会知道,很简单,这个女人绝对不敢说出去的。

    不然,到时候,风无痕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这个女人了。

    蠢蠢欲动的念头一起来,感觉脑袋里的理智就在迅速的消失。

    明明昨天晚上才接受了魔倾城的伺候,现在却再度疯狂起来了。

    或许,对于他来说,这是个新鲜的女人,或者说,这个女人足够的勾人。

    不过,他终归不是个因为这个女人身体很诱人,就忘了混沌珠的重要性的家伙,他也是那种懂得控制自己蠢蠢欲动的念头的人。

    所以,毅然的抽身出来,倒是没有再度羞辱这个女人,然后,直接转身就走。

    他走了好半晌,浑身瘫软的李妍才回过神来。

    那一瞬间,羞愤欲死,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她是天生的内媚之体,还跟一个道姑学过专门的勾人法子,从来都是她任意摆布男人,包括风无痕都是,几乎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谁知道,今天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她愤怒,羞愧,但更多的是迷茫。

    她又不是那种真正水性杨花的女人,碰到个男人都会想去勾搭,都会受不了,她从来都没有过这样。

    突然间,悚然而惊,难道秦朗那个小子,也懂得某种迷惑女人的秘法,是她们这种学了魅惑之术的女人的克星。

    也只能是如此,她刚刚才会有那样羞耻的反应。

    顿时咬紧了银牙,更恨了几分。

    可惜,人已经走了,她之前计算好的,都失败了,而这其中一点,也让她非常的警惕,那就是秦朗,看起来一点也不怕风无痕。

    这个是最奇怪的。

    不过,这一点,她倒是可以好好的利用,等一下就可以去跟风无痕说,说那个小子对他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甚至,有要害他的心思。

    如此,决定了,才赶紧的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衣衫。

    此时,才发现,真是羞耻的很,胸前打开,腰下也是白皙的肉一片,尤其是因为之前那羞人的反应,身体里还有着异样的情绪。

    你给我等着吧,李妍愤恨的想着,转身去告状去了。

    秦朗这边,则是轻轻松松的出了宫城,然后,回了他的治安总督府,再然后,自然是进了混沌珠中,好好的休息一下。

    虽然七天七夜之中,大部分是在玩,但玩七天七夜不合眼,其实也是有点辛苦的,直接睡了整整一天二十四小时,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才算是彻底恢复了元气。

    起来后,他又直接上了城楼,然后,一边在城楼上刷火锅,一边观察着,那天空秘境是不是到了。

    可惜,火锅吃了三个小时,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等他觉得无聊了,正要走人的时候,冯源来了。

    冯源是急匆匆的跑过来的,脸上也是一脸的着急,看到秦朗之后,就迅速的说道:“秦大人,不好了,月家公主贴身佩戴的一个心形玉坠丢了,他们闹到陛下那里,陛下让你去解决掉!”

    “月家公主?”秦朗一皱眉,他倒不是不知道月家公主是谁,而是因为这个人物可不好对付而有些头疼。

    敢在这风家的地盘上,称公主的,自然只有明月帝国月家的公主了。

    而且,明月帝国现在的皇帝陛下,百年间,大大小小的孩子上百个,却偏偏只生了这么一个女儿,更神奇的是,据说,这个女人出生的时候,嘴里就喊着她现在一直贴身佩戴的那个心形的玉坠。

    于是,从一开始,这位叫做月幽怜,真正如花似玉,我见犹怜的公主殿下,就有了神灵转世的传说,后来,事实也证明了,这位公主殿下确实是非同凡响。

    她今年比秦朗大不了两岁,已经是天人境初期了,和风无痕一模一样,这事情,据说让风无痕很是羡慕嫉妒恨不已,当然,对于明月帝国的月家来说,却是无上的殊荣。

    因此,已经有人在说,明月帝国以后,可能会出现自人类帝国的奠基者幽夜无殇之后的又一位,人类帝国的女皇。

    毕竟,以她目前的天赋来说,再用一两年,突破天人境只怕都不难,那样,就和现在的明月帝国的皇帝陛下,月无神一样了。

    如此,明月帝国,谁与争锋啊,而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拳头大,谁有理的。

    甚至,因此,月家内部都有不少人承认了这种说法。

    不过,据说这位公主殿下对于皇位倒是没什么想法,她喜欢的是云游天下,到处历练,一年前,她来到了这风城,然后就暂时的住下了。

    这是很奇怪的,要是以前,她一个地方通常只待三五个月甚至更短的,因此,风无痕都有些忌惮,可是,这位公主殿下的修为太高,而且天赋特妖孽,风无痕轻易不敢惹她。

    当然,风无痕更不敢惹的是,这公主殿下身后的月家,那个护短的老头子月无神。

    所以,他只能警惕的看着,直到半年前,看月幽怜根本就对他这个地方的权利什么的,完没兴趣,倒是每天各种逛,各种看,各种玩的,真的是游山玩水,还偶尔去皇宫跟他聊聊练功的事情,让他还因此受益匪浅之后,月无痕的警惕心就没了。

    然后,就把月幽怜奉为了上宾。

    而这一次,月家之所以直接闹到皇帝陛下那里,风无痕之所以第一时间就让他来办,原因就是如此。

    心里想着,嘴上倒是问着,“到底什么情况,你们问清楚了没有,比如,这位公主殿下是在哪里丢的那宝贝,还有,那宝贝她是不是一直贴身带着的,如果是贴身带着的,她一个天人境的超级大拿,居然有人能在她不知不觉中偷走东西,会不会太夸张,那也太厉害了!”

    “可不是么?”冯源也是一脸的苦逼,虽然说,丢东西的话,实在不应该找他才对,可命令已经下到了禁卫军,总督府的各个部门,要力的找,他也绝对脱不了干系的。

    要不是这是月家那位不会随便开玩笑的小妞报的案,秦朗都有点怀疑,这是李妍整出来的幺蛾子,为的就是要玩死他。

    因此,秦朗皱着眉,再度看着冯源,“刚刚我跟你说的话,你就一句可不是来打发我啊!”

    “啊,”冯源这才醒悟过来,随后苦笑道:“那啥,这不是那边根本就不跟我说么,说白了,人家就没把我这叫角色放在眼里,人家都是直接去找的陛下,然后,听说陛下把事情交给你了,就直接到了总督衙门,现在正在衙门那边等你去呢!”

    “嗬,架子挺大啊!”秦朗一撇嘴。

    不过,这玩意他还真是没辙,说实话,甭管身份地位,连打架,他现在都不敢惹月幽怜,当然喽,更重要的是,这是风无痕交代下来的任务,他没有推脱的可能。

    稍稍想了想,说道:“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如果没差的话,那心形玉坠,可是她出生的时候就带着的,那么,除非万一,不太可能摘下来,如此,那就是她戴在身上丢掉的,”

    “她戴在身上的时候,要明抢,还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抢到手,这天底下,我猜不出来有谁这么牛逼,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偷……!”

    秦朗说到这里,看着冯源和刚刚赶过来的王柯,道:“你们两个应该对这风城的各种三教九流人物有所认识吧,那么,你们知不知道,有那种能够在天人境高手的身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到东西的贼祖宗!”

    “没有,”冯源直接摇头。

    还说道:“说白了,偷也是一门技艺,要靠手脚的,不是靠想就行的,只要动手动脚,对于天人境的高手来说,那就太容易发现了,天人境,说的就是天人合一,人已经完美的融合到了这天地间,对这天地间的任何东西,都有着最敏锐的触感和知觉,甚至,神魂的直觉,也就是所谓的第六感,会强悍到令人发指,谁稍稍的想要对她不利,只怕刚刚起一个念头,对方就知道了!”

    “所以,所谓的贼祖宗,只是对修为差不多的人来说的,对于月公主那样的超级高手,不可能!”

    真的不可能么,秦朗皱着眉。

    倒是没反驳,只是继续问道:“那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从一个人身上,额,或者说从月幽怜身上弄到那个宝贝呢!”

    “那就得用药物之类的了,”王柯这时候说道。

    在引起秦朗的关注后,接道:“很简单,就是让药物之类的,让月幽怜小姐昏迷,但是,据说月幽怜小姐本身就懂各种毒药的知识,医术也不错,”

    “这个,还得过去之后,问一下,月幽怜在东西丢之前,有没有过睡觉的情形,”冯源帮着补充了一句。

    毕竟,懂得毒药之类的,也不敢说知道所有的。

    只要有一种不懂,那么,别人就有机会可以下手,如果月幽怜丢东西之前,真的有休息睡觉的事情,那就基本可以确定,是用毒了。

    一边往总督府赶,三个人一边继续聊着。

    “那心形玉坠是什么样子的,你们知道么?”秦朗问道。

    “不知道,”冯源和王柯一起摇头,随后,冯源看了秦朗一眼,说道:“大人的意思是?”

    “我没那个意思?”秦朗摇摇头,像是打哑谜一样,不过,这时候连王柯都明白了什么意思——刚刚冯源以为秦朗在怀疑,月幽怜撒谎。

    跟聪明人说话,总是很轻松的,秦朗再度说道:“我在想的是,外面都只是传说,那月公主有一个心形玉坠,但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没人知道,如此,不知道那月公主自己有没有照片,如果没有,到时候只是按照描述的,要找起来,就更难了……!”

    照片之类的,其实都不靠谱,毕竟,偷东西的可以仿制看起来差不多的,到时候,各种混淆视听,那就真的是更头疼了。

    说着说着,终于到治安总督府了。

    下了车,进了院子,好家伙,那位姑娘,正大大方方的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悠然的喝着茶,等着他呢。

    看到他,连站起来都没有,只是瞄了他一眼,然后,就说了一句,“你就是秦朗?”

    这不废话么,这天底下,连妖族和魔族包括在内,不认识他的人还真是少。

    秦朗看到她略显倨傲的态度,也懒得跟她多客气,就直接来了一句,“你就是月幽怜!”

    然后,在月幽怜稍稍的惊讶中,说道:“那啥,既然陛下把案子交给我了,你就先跟我说说,这事情的经过吧,注意,要仔细一点!”

    然后,他也自顾自的坐在了他的办公桌后,还敲了敲桌子,让人给他端咖啡过来。

    这一波操作,不说骚气,但终归是有点小牛逼的。

    要知道,对面坐着的,可是明月帝国的公主殿下,唯一的那个公主殿下,还是明月帝国皇帝陛下最疼爱的公主殿下。

    明月帝国月家啊,那可是放逐之地,人族的第二大家族。

    也就是比司空家差一点而已。

    而且,在司空家之前,月家就一直是这放逐之地的人族老大,还是因为司空苍穹的异军突起,这些年很是侵吞了一些月家的地盘,月家才削弱了些。

    不过,据说,月家这一阵子,又跟极北之地的冰川中,好些妖族打的火热,甚至说已经组成了联盟,要开始再度崛起了。

    尤其是那极北的冰川中,有冰霜巨龙的亚种,冰霜蛟龙一族,那蛟龙一族的族长,据说和眼前的这位公主,很是有点看对了眼的意思,感觉有可能就要联姻了。

    一旦真的联姻的话,那就算是司空家,也得掂量着一点了。

    毕竟,那可是蛟龙啊,据说他们那一族虽然数量不是很多,但现在还在的一个老祖宗,已经摸到了半圣的门槛了。

    半圣啊,想想都能够让人背后胆寒了。

    所以,这最近的日子,司空家明显不敢在明月帝国那边撒野了,而跑到了更远的长风帝国,开始在长风帝国各地煽风点火的。

    说白了,就是因为月家感觉要王者归来的意思了。

    所以,眼前这位公主殿下,那来头,那身份,真的是牛逼的不要不要的啊。

    当然喽,人家的修为也是真的牛逼的吓人。

    但就算是这样,秦朗偏偏还怼她了。

    所以,惊讶归惊讶,震惊归震惊,大家伙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佩服秦朗的。

    月幽怜也没有想到,秦朗居然会怼她。

    她是天之骄女,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无数的人讨好她,甚至可以说,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人怼过他,就算是风无痕,一开始对她警惕,但只是警惕,却从来没有表面上表现过像秦朗那样的傲慢,甚至是无所谓。

    风无痕表面上,可是一直笑呵呵的。

    而且,她是那种天生漂亮,却又有着一股独特的,娇柔无端,我见犹怜气质的女子,所以,通常人见到她,都会有种想要呵护她的冲动,然后,自然就不可能对她有什么不善的态度。

    眼前的秦朗,真的是破天荒了、

    因此,所有人都愣了之后,还不等月幽怜说话呢,她身边的一个中年汉子,就呵斥道:“大胆!”

    “我胆子很大的,”秦朗懒得跟他多说,挥挥手,“你没资格跟我说话,刚刚的回应,算是给你忠心的一个面子,接下来闭嘴,然后,你,那个月幽怜,对,说的就是你,”

    秦朗毫不客气的指了指月幽怜,“现在,说你丢了那东西的详细情况,包括那东西,额,叫做心形玉坠是吧,什么模样,有没有相关的资料,图片,然后,你丢失之前,它是在你身上呢,还是在哪里,然后,你又是在做什么,在哪里,干什么,然后,中间有多长的时间差,你有没有一个预估,等等等等,越详细越好!”

    说完,就看着月幽怜。

    月幽怜很生气啊,但她拉住了比她更生气,已经要暴走的两个属下。

    因为,她虽然生气,却也觉得秦朗思绪倒是蛮清晰的,不像是在故意刁难她。

    当然,她还没意识到,她刚刚见到秦朗的时候,她的态度实在是过于傲娇,刺激到秦朗了。

    当然,对于她来说,其实是很平常的事情,她开口和秦朗打招呼,说他就是秦朗,也就是个很简单的陈述语句,并没有带多少情绪。

    额,要有的话,大抵也算是有点好奇。

    毕竟,秦朗的名头还是很大的,她原本也想着要见见这家伙,现在见到了,于是,就打了招呼,还是先开的口,对她来说,其实蛮客气了。

    不管如何,现在的气氛有点僵。

    “你,为什么态度这么恶劣,”虽然没有让手下动手,也还认可秦朗不是乱喷,但第一次被怼,月幽怜还是很不爽的。

    她也不是那种藏着掖着的人,所以,就直接一皱眉,说道。

    “姑娘,我现在是在办案啊,”秦朗依旧没太客气,一脸的理所当然,说道:“这事情可是你闹到陛下那里,然后陛下又交给了我们这些人的,你明白,我们现在很着急,很有紧迫感么。说句不好听的,可能比你都着急,你懂?”

    “所以,要寒暄叙旧啥的,咱们还是那啥,等你先把事情说完了,我们开始行动起来的时候,我再来陪你多聊一会儿,当然,我也是需要去忙的,不但需要忙着给你办案子,还得给陛下弄法阵!”

    “你怎么那么小气,”月幽怜好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我越级上报了,然后风无痕给了你压力,你觉得这都是我害的,”月幽怜一撇嘴,“你还是个男人呢,还是个人族的英雄呢,这点气度都没有,我之所以找风无痕,是因为我丢东西的时候就是在皇宫,而且出来的时候就遇到了风无痕,然后就跟他说了啊!”

    额,秦朗一愣,这样说起来,貌似倒是完合情合理的了。

    不过,都这样了,暂时就只能按照当前的形式继续。

    他就摇摇头,“与那个没关,我们是真的很着急,事情也很紧急,难道公主殿下你自己不着急么?”

    “我,着急也没用啊,”月幽怜一撇嘴,“那心形玉坠上,本来有我的血脉印记的,你知道,那样,就等于是一体的,在哪里我都应该能够感应到,但是,现在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了,那个,就有古怪了!”

    “嗯,好吧,我们还是从头开始捋吧!”秦朗一皱眉,随后却这么来了一句。

    月幽怜一翻白眼,真的很想要抽秦朗一巴掌了。

    最终还是忍住了,说道:“那就从头说起吧,不过,你惹到我了,如果我说了之后,你三天之内没有帮我找到东西,那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你现在这么对我的下场!”

    秦朗本来想要说,老子不怕你。

    但是,就是下一瞬间,他连反应都来不及,他的脖子上就一凉,然后,月幽怜就冷哼了一声。

    她看起来还是坐在那里,但是,秦朗很清楚,她之前来到了他身边,在他脖子上示威了一下,也就是说,如果她刚刚想要杀他,真的是轻而易举。

    更恐怖的是,秦朗能够感觉到,刚刚这妞好像还没有用力。

    天人境,果然不愧是天人境啊。

    秦朗心里一凛,但想着都这样了,怎么都不能示弱啊,便傲娇道:“那个就不用你担心了,你只管说出来,办不到之后,我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希望你不只是嘴皮子厉害。”

    月幽怜冷哼一声,“也希望你说到做到,如果真的帮我找到的话,我反而有酬谢!”

    随后,就开始说,关于今天早上的事情。

    “今天早上,我吃过早饭之后,就,哦,对了,我今天早上是在皇宫里,然后,是和皇后娘娘一起吃的早饭,当时,七公主也在,”

    说到这里,她还看了秦朗一眼,表情里带着一丝玩味。

    (本章完)

    搜御宅屋,御书屋,看更新最快的书!

    ps:书友们,我是鸿福齐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啃书小说网(啃书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www.kenshu.CC 。CC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史上最强之无双战帝》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史上最强之无双战帝的人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