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二百零一章老太太住院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冥情难了,我是通灵师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都让让!”

    一直没说话的老太太走了过来,打开带来的小布兜,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随着那小瓶子被打开,一股很清凉的味道瞬间在屋子里散开了。

    老太太将小药瓶里的东西倒出来了一丁点,涂抹在了张奶奶的鼻子下面,然后用手死死的按住了张奶奶的仁中。

    “孙老九!”老太太忽然叫起了孙大爷的名字。

    孙大爷颤颤巍巍的答应着:“哎……”

    老太太按着张奶奶仁中上的手不松开:“喊你老伴的名字,一遍一遍的喊,记得要清晰,声音要大!”

    孙大爷也不知道老太太这是要干啥啊,点头应着,然后对着张奶奶喊:“喜兰啊……”

    “连名带姓一起喊!”

    “张喜兰……”

    “大点声!”

    “张喜兰。”

    “再大点声!”

    “张喜兰——!”

    这一嗓子应该是孙大爷用尽了全力了,不过声音确实出奇的大,就连屋子里的其他村民都被震得一愣神。

    “哎呦……”

    原本躺在炕上一丁半点反应都没有的张奶奶,缓缓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瞧见了孙大爷,干巴巴的动了动唇:“老头子啊……”

    孙大爷激动的当时就哭了,握着张奶奶的手,一个劲儿的点头:“哎,哎,我在呢,在呢啊。”

    我看着心里特别不舒服,甜甜的又酸酸的,忽然之间,我羡慕起了张奶奶和孙大爷,虽然他们两个人一辈子都没有一儿半女,但这老两口却得到了不离不弃,相依为命的感情。

    师傅说的没错,老天爷一直都是公平的,它在让你失去某些东西的同时,也给让你拥有和得到某些东西。

    “张老太,你还记得你都干了啥不啊?”

    “是啊,张奶奶,你都快把我们给吓死了。”

    “张奶奶,您究竟是惹着啥玩意儿了啊?”

    村子里的村民一看见张奶奶醒了,都跟着松了口气,这屋子里沉重的气氛也缓和了下来,一时间大家都开始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张奶奶心思来心思去的好一会,才慢吞吞的说:“这不是昨儿个晚上我去隔壁村儿做契么,回来的时候吧,就路过无名岗了。”

    这无名岗其实就是我们村儿外的乱坟岗子,那里有埋着的尸体都是无人认领的,谁也说不上来那到底是谁家的祖坟,那里到底埋着的都是一些啥人,就连村儿里年纪最老的老人都说不清楚,大家反正都知道,从记事的那天起,在我们村儿外就有这么一处乱坟岗子。

    “我走着走着啊,就感觉不对劲儿……”张奶奶顿了顿又接着说,“然后我就不停的回头瞅啊,可是身后啥也没有,但我就老觉得有啥玩意儿搁我后面跟着我呢,我也不知道我回头看了几次,反正是最后一次的时候吧,我就看见我一个小黑影搁我后面不远处蹲着呢,我就以为是路过的野狐狸啊,心思着咱们平时不都说,路过碰见野狐狸的时候尿泼尿,那狐狸就不敢粘着人了,所以啊,我就脱了裤子蹲下尿了泡尿……”

    “然后,然后……哦,等我提着裤子起身的时候,那黑影还真没了,我正松口气打算继续往家走呢,忽然就看见一个绿色的影子朝着我扑了过来,这把我给吓的啊……然后,然后……然后我好像就睡着了……”

    看样子,这张奶奶是把从尸体里蹦出来的魃当狐狸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张奶奶是没事儿了,这事儿还是很皆大欢喜的。

    “咚——!”的一声重响忽然响起,弄得屋子里的人都跟着一愣神,我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原本那挂在唇角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下去。

    “老太太——!”

    “奶——!”

    我和矮冬瓜一起朝着倒在地上的老太太扑了过去,刚刚都顾着忙活张奶奶了,谁也没有注意老太太那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淌血呢。

    在我的世界里,老太太是一个屹立不倒的存在,所以我无论做什么事儿心里都有底,因为我知道,就算我把天捅个窟窿出来也没事儿,因为我有老太太。

    可是现在,老太太倒下了,双眼紧闭,呼吸微弱,我是真的木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矮冬瓜显然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他只是不停的一遍一遍的喊着:“奶,奶……”其他的什么都忘记了。

    还好这屋子里还有很多村子里的人,那些人比我和矮冬瓜冷静很多,见老太太晕了过去,大家你帮一把,我拉一下的把老太太给抬了起来,然后也不知道抬上了谁家的拖拉机,一路直奔着县城的医院开了去。

    矮冬瓜回家报信去了,我坐在拖拉机上陪着老太太,一路上,我紧紧握着老太太的手,脑袋是空白的。

    我们这的村子算是比较偏僻的了,虽然县城要比淮城近很多,但等拖拉机开到县城医院的时候,也已经是下午了。

    进了医院,那门口的护士让我先挂号,然后又问是啥病啥的,要挂哪个科,我直勾勾的杵在医院的走廊里,不知道该咋说。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木啊?我问你话呢!挂哪个科!”挂号室的忽视不耐烦的对着我翻白眼。

    “哪,哪个科?”我不知道,或者说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护士说的是啥意思。

    “挂急诊。”身后忽然走过来了一个人影,那个人越过我把钱递给了护士。

    我仰头朝着那个人看去,原来是张盛叔,这才想起来,刚才我们坐得拖拉机就是张盛叔开的。

    “喜妹啊,你去二楼吧,我在这里等着,别慌啊,没事儿的。”张盛叔对着我笑。

    我点了点头,转身朝着二楼跑了去,刚巧我家老太太正被护士和医生往急诊室里推呢,我想要跟过去,却被护士给拦了下来。

    “急诊室不能随便进,在外面等着。”

    随着老太太被推进了急诊室,急诊室两扇门上的红灯亮了起来。

    “喜妹啊,没事儿的啊,你千万别跟着添乱。”

    “喜妹放心,你奶奶没事儿,咱们送来的挺及时的。”

    “喜妹,你千万别乱跑,就搁这等着啊,一会你大舅和舅妈就该过来了。”

    我傻呵呵的站在急诊室的门外,跟着过来的村民们不停的安慰着我,可我却什么都听不见,只是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急诊室上面亮起的红灯,脑袋里想的是个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跟着一路忙活的村民不可能一直搁这陪着我等老太太出来,大家又接二连三的安慰了我几句之后,就三三两两的离开了。

    渐渐的,空荡荡的走廊里,就剩下了我自己,慢慢的,窗外的天渐渐黑了下去,太阳不见了,月亮上来了。

    “喜妹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觉得我两条腿都麻了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紧跟着,一个温暖的怀抱将我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我木木的扬起头,是刘凤:“大舅妈……”

    刘凤的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傻孩子,咋就一直这么站着呢啊?站多久了啊?累不累啊?”

    我摇了摇头,伸手朝着急诊室的门指了去:“老太太还没出来呢。”

    大舅见我这样,心也跟着酸了起来:“喜妹啊,别害怕,没事儿的啊,你先和你舅妈搁这带着,我去把住院费给交上去。”

    大舅说着,转身就往楼下走,我这才看见,大舅怀里抱着一个包,那个包很破,拉锁是坏的,里面的钱都露了出来。

    我问:“大舅妈,大舅那咋这么多钱呢啊?”

    刘凤愣了愣,随后更加的搂紧了我:“喜妹别问了,那是大人的事儿。”

    “是咱家有啥事儿了吗?”

    “咱家能有啥事儿,别瞎想。”

    我和刘凤正说着话呢,那一直亮着的红灯忽然就灭了,紧跟着老太太就被护士给推了出来,主治医生也在旁边跟着。

    “老太太——!”我一看见老太太,就控制不住的扑了过去。

    护士一把把我给拦住:“病人脖子上的伤口刚缝上,你这么不小心会把伤口碰开的。”

    我被护士的话吓了一跳,站在原地不敢再动弹了。

    “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主治医生走到了刘凤的面前,“是病人直系亲属么?”

    刘凤赶紧说:“我是病人的儿媳妇,我家那口子正搁下面交住院钱呢。”

    主治医生又瞅了一眼刘凤:“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哎!”刘凤答应着,一边跟着医生往办公室走,一边回头交代我,“喜妹啊,你先跟着护士陪你奶去病房。”

    我点了点头,沉默的站在护士的旁边,跟着护士们一起往走廊另一头的病房走了去。

    这病房不大,屋子里住着好多的病人,不但有病床,还有临时搭起来的折叠床,屋子里人流涌动,酒精味,消毒水味,饭菜味,汗臭味,种种味道夹杂在一起,熏得我特别反胃。

    刚把老太太抬上床的几个护士,看见皱眉的我,漫不经心的叨咕了一句:“明明是个农村人,还嫌弃咱们这儿的环境差。”

    “想要条件好,可以去淮城么。”

    “淮城的医院那是谁想住就住的,就看这穿戴,我估计她连淮城都不知道在哪吧。”

    村子里来过这县城医院看病的人,都说过这里的护士态度特别恶劣,而且脾气还特别差,以前我还不信,因为老师说过,护士都是白衣天使,是最纯洁的,但是现在,看着这几个嘀嘀咕咕不停对着我翻白眼的护士,我信了,而且深信不疑。

    眼看着那几个护士嘀嘀咕咕的往门外走,我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我家老太太啥时候能醒过来啊?”

    “老太太?”其中一个护士回过了头,扫了一眼病床上的老太太,哦了一声,“等麻药过去就能醒了。”

    “哎,你刚刚听那孩子说啥了?老太太,这是啥称呼?”

    “农村人称呼,咱们上哪知道去。”

    “还别说,这农村人就是囤,咱们也真是够倒霉的,毕业不往淮城分配,偏偏给咱们弄到这破地方。”

    要是平时,我想我肯定会冲过去和那几个护士理论的,农村人怎么了?没有农村人种地种庄家,你们吃什么喝什么?吃喝都没了,你们还得瑟什么?!

    可是现在,在她们的嘀咕声中,我选择了沉默的坐在了病床边,静静的看着还在沉睡的老太太。

    没有什么事情能比老太太平安更重要!
啃书小说网(啃书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www.kenshu.CC 。CC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冥情难了,我是通灵师》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冥情难了,我是通灵师的人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