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查看目录

第三百七十三章审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神探萌妃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四周门窗紧闭着,等着走进去才看见,那放下的床纱后隐隐能看着躺着一个人影。

    徐潇落了几个脚步,等着楚芸清跟上之后,这才抬脚向床边走了去。

    楚芸清伸手撩了撩床纱,便见着床上盖着被子,闭着双眼面色依旧苍白的心蕊。

    拧了拧眉,楚芸清弯腰伸手向心蕊的额头探了探。手指下的触感一片冰凉,明明人还在自己眼前躺着,可她却是感觉不到一丝气息。

    楚芸清吓了一跳,忙伸手又向心蕊的鼻息和颈动脉探了去。隐隐之中还能察觉到她鼻息间有气流窜动,颈脉上也能感觉到脉搏跳动的迹象。楚芸清这才长长松了口气,回头向身后的丫头看去。

    那小丫头一见楚芸清目光投来,吓得立即曲了膝盖跪在了地上。勾低着头,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楚芸清盯着她上下打量了半晌,却是并没有急着开口说话。

    屋子里一片沉寂,安静得似乎连呼吸的声音都听得分明。

    小丫头的身子瑟瑟抖动着,徐潇的目光则始终停留在楚芸清身上。探究与期许的目光,带着疑惑与新奇。

    良久之后,楚芸清浅浅叹了一声。开口同那小丫头问道:“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进府多久了?表小姐回来之后,一直都是由你照顾的吗?”那细声肃问的模样,虽未嫁入徐家,却已然有了几分当家主母的气势。

    小丫头低着头瑟缩着身子,匍匐着颤声应道:“奴、奴婢名唤小、小雪!进、进府刚刚一个多月。表、表小姐被送回来之后,一、一直都是由奴婢照顾着。”

    “小雪?”楚芸清挑了挑眉,看着地上跪着的小丫头。心想这丫头约莫是冬日雪天出生,这家中父母便就这么随意给娶了个名字。

    刚刚进府一个多月,应是这年底事忙,所以府中才又新进了一匹丫头吧!对于这些,楚芸清虽有自己的见解,却也并没有追问。她看着那小雪,开口问道:“既然表小姐一直都是你照顾,那你应该知晓,表小姐可曾有醒过?”

    小雪拧眉想了想,突地又摇了摇头道:“表、表小姐从未醒来过!一、一直都是这么躺在床上。”

    “哦?是吗?”楚芸清语调微扬,语气之中却满是对小雪话语的不信任。她冷冷哼了一声,负着双手缓缓向那丫头走了过去。

    小雪身子瑟缩了一下,依旧是低着头身子颤颤抖动着,模样甚是可怜。

    “小雪是吗?”楚芸清蹲下身子,突地伸手轻轻挑起她的下颚,迫使着她抬起来头,将自己的脸展示在她和徐潇的面前。

    细细打量着那小丫头的容貌,虽算不上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却也算得上是个清丽小佳人。

    小雪颇是不适的想要别开头,可眼神有意无意的向楚芸清身后的徐潇看了看,这才又抿嘴咬牙隐忍着迫使自己仰着脸,迎着徐潇所站的方向。

    楚芸清挑了挑眉,回头笑看了徐潇一眼。开口道:“这丫头模样倒还生得不错!徐大人,你可是要好好怜香惜玉一番,将其收入到你的羽翼下啊?”

    莫名其妙被点名的徐潇,突地被楚芸清这般嘲弄了一番。瞬时沉了面色,甚是不悦的瞪了楚芸清一眼,呵斥道:“阿芸在胡说什么?此等言论,可无丝毫可笑之处!”

    “怎么?”楚芸清松开扣着那丫头下颚的手,站起了身子回头看着徐潇道:“你是嫌这丫头长得不好看吗?我看着……你们府中的丫头里面,她也算是长相属上等了!”

    “胡闹!”徐潇冷喝一声,甚是不悦的看着楚芸清。

    被呵斥的楚芸清努了努嘴,状似无意道:“怎么?你是嫌她身份低微吗?若你能将她收做暖床丫头也可啊!如此美色若日后便宜了府中小厮亦或者是外人,当真是有些可惜了!”

    “楚芸清!”徐潇这下是真的被楚芸清气得不清,铁青着面色咬牙对她直呼其名。

    楚芸清抿嘴轻轻一笑,突地一改先前一本正经的模样,伸手轻轻扯了扯徐潇的袖子,甚是软萌的开口笑道:“好啦!好啦!不过是同你开个玩笑罢了!何须这般生气啊?”

    “玩笑?”徐潇声音微微上扬,瞥了眼地上真抬眸偷偷看着他的小丫头,一甩袖袍面色又冷了几分。恼怒道:“我可不觉得你那番话,有任何可笑之处!”

    徐潇话一说完,突地又愣了愣。转而更是愤然的回身看着楚芸清,赤红着脸张了张嘴,憋了半晌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你……当真是这般厌恶我吗?厌恶得,恨不得随意将我推给旁人,亦不愿点头伴我左右?”

    “额……”徐潇这话来得突然,楚芸清愣了半晌,才晕乎乎的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傻傻看着他。

    那话在她脑中回荡了半晌之后,楚芸清这才稍稍理清了些。明白徐潇为何突然这般生气,会说出这番话来。

    他应是在介意之前她拒绝婚事的事情吧!现在她又这么说,徐潇就以为她是想将他随便推给其她的女人。

    不过刚刚楚芸清在说出那番话的时候,还真没有想过这一层。更没有想起她和徐潇之前的事情。只是单纯的,想要探探那丫头的反应罢了!

    “那个……徐大人!我真……没有这一个意思啊!”楚芸清苦着一张脸,只觉得这乌龙似乎闹得有些过了。

    她还真没想过,这男人若是要矫情起来,还真和女人无理取闹时一个模样。

    “哼!你是何意,自己心中清楚!”徐潇恼然抛下一句话,一甩袖袍转身竟丢下她与那丫头,就这么出去了。

    “诶!”楚芸清愣了一下,抬脚欲追上去。

    可跑了两步,看着已经重新合上的房门。回头又看了看还跪在地上的丫头,已经穿上躺着的心蕊。她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回身慢慢走回道那丫头面前。

    徐潇这会儿走了也好!她也不需有其他顾忌,好好的审问审问这个叫做小雪的丫头了!

    “徐大人刚刚的话,你可是听见了?”楚芸清走回到那丫头面前,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姑娘。

    小雪身子抖了抖,用着带着哭腔的声音,点头应道:“奴、奴婢听到了!奴婢不敢……奴婢对家主只有一片赤诚之心,别无丝毫妄念!”

    “没有吗?”楚芸清叹了一声,重新蹲下身与那丫头平视着。其实她也并不想对一个小姑娘这般严苛,这样显得她好像是在欺负人。

    可有时候表面的严苛,可以让人认清很多事情,让他们不必要沉浸在不现实的奢望与幻想当中。

    从袖子中拿出一条棉帕来,楚芸清伸手将那帕子递给那丫头。丫头愣了一下,这才颤颤巍巍的伸手将帕子给接了过去。

    “擦擦脸吧!小姑娘哭哭啼啼的模样,可是一点也不好看。”楚芸清打趣的说着。

    小雪嘴角抖了抖,甚是委屈的捏着帕子,替自己抹了抹脸。

    楚芸清趁着时机,开口问道:“表小姐一直未醒,在这段时日里可有什么人过来探望过?”

    小雪动作微微一顿,想了想才道:“除了表小姐回府那一日,管家带人过来之后。并没有其他人过来探望过!”

    “嗯?”楚芸清挑了挑眉,开口问道:“老夫人也没有来过吗?一次也没来过?”

    小雪摇了摇头,开口又说:“老夫人没来过,不过她身边的苍姑姑……有一次见着像是从院子里走了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奉命过来看表小姐的。”

    “好像?”楚芸清面色微变,垂眸看着那丫头道:“你不是负责照顾表小姐的吗?怎么有人过来是不是进过屋也不知晓?这平日里若是无事也就罢了!若是有出了什么事,你可是要为此担上责任吗?”

    小雪身子又是猛的一颤,突地又平静下来。她低垂着头不语,这次竟没有向楚芸清求饶。

    楚芸清心中不禁觉得有些疑惑,低头盯着那丫头打量了半晌。突地又像是想明白什么,了然道:“你莫不是觉得,这表小姐并不得老夫人重视。即使在这后院真出了什么事,他人也只会觉得,她是不药而治。而非是你个人过错是吗?”

    地上的丫头身子又颤了颤,楚芸清眸中闪过一丝灵光,开口继续道:“青州城的人都知晓,表小姐是对徐大人有意。也是最有可能被老夫人指给徐大人,成为徐夫人的人!你觉得她若死了便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而她若活着,以她那泼辣的性子,自然是不可能容许你们这些下人在徐大人身边的。所以……你想她死是吗?”

    小丫头的身子再次动了动,拽着帕子的手不自禁的紧了起来。可也只是那一瞬间的凝神,她在下一口又软了身子,趴倒在楚芸清脚边喊道:“小姐明察!小雪……小雪从未如此想过!小雪只是想在徐府安生待着,从未有过其他越矩妄念啊!”

    “你以为……表小姐不受重视,死了也就死了!可你是否想过,纵使徐老夫人再不喜欢表小姐。可她终究是表小姐的姑母,为了堵外人的悠悠众口,她又不会为了表示自己对此事的‘伤心’,而将你这个照顾的丫头赐死陪葬呢?”面对雪儿的话,楚芸清根本没有听入耳中。
啃书小说网(啃书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www.kenshu.CC 。CC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神探萌妃》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神探萌妃的人也喜欢看